联系我们
柏明顿管理咨询集团
全国统一客服热线:
400-6216-088
 
总部广州:
地址: 广东省广州市珠江新城华夏路28号
富力盈信大厦20楼2004单元 
电话:020-38398191
邮编: 510630 
网址: www.pmt.net.cn 
邮箱: admin@pmt.net.cn

晋文公封赏与管理中的奖励原则

返回 2011-10-20 11:11
  胡八一 柏明顿人力资源管理公司首席顾问
  晋献公违卜立骊姬,生奚齐,欲废世子申生而立奚齐为嗣。
  故,献公以封疆为名,使重耳(即晋文公)居蒲城,狐毛从重耳于蒲。
  献公听骊姬谗言,诛太子申生后,欲再诛申生之弟重耳和夷吾。
  献公派勃提率师往蒲城,擒拿公子重耳。
  时,狐突虽然杜门,时刻使人打听朝事。知之,唤其次子狐偃至前,谓曰:“……汝可速奔往蒲,助之出奔。与汝兄狐毛,同心辅佐,以图后举”。狐偃遵命,星夜奔蒲城告知重耳,与毛商议出奔之事。勃提攻入蒲城,重耳与毛、偃趋于后园,勃提挺剑逐之。毛、偃先逾墙出,推墙以招重耳。勃提执重耳衣袂,剑起袂绝,重耳得脱。三人遂奔翟。
  翟君欣然纳之。须臾,大夫赵衰率魏准、介子推、先轸奔翟随重耳,又有壶叔等四十人。
  魏准曰:“公子因以除君侧之恶,安社稷而抚民人,岂不胜于流离道途为亡客哉?”重耳不从。魏准以足顿地曰:“公子畏骊姬辈如猛虎,何日能成大事乎?”狐偃谓准曰:“公子非畏骊姬,畏名义耳。”准仍不从。
  献公虑重耳,复使勃提率兵围翟,两月不下。邳郑进曰:“父子无绝恩之理,既已出奔,而必追杀之,得无已甚乎?”献公意稍转,即召勃提还师。
  献公卒,立奚齐。邳郑等杀奚齐,联名书简使人往翟迎重耳。重耳见简书无狐突名,疑之。
  魏准曰:“迎而不往,欲长为客乎?”狐偃以乘丧因乱,皆非美名,劝公子勿行。
  秦穆公使人吊重耳,曰:“何不乘时图之。”重耳以告赵衰。赵衰曰:“却内之迎,而借外宠以求人,虽入不光矣!”重耳出见使者以谢绝。
  秦平晋乱,迎夷吾入而继之,是为晋惠公。
  惠公派勃提往翟行剌重耳。毛、偃得知,力劝重耳速离翟往齐。重耳曰:“吾妻家在此,不忍独奔。”狐偃曰:“吾之适此,非经营家,将以图国也。”言毕,勃提将近。重耳不及装束,遂与毛、偃徒步出于城外。壶叔见公子已行,止备犊车一乘,追上公子乘坐。
  重耳一行至卫界,关吏叩其来历。赵衰曰:“吾主乃晋公子重耳,避难在外,假道上国尔。”
  卫文公不准入。魏准进曰:“卫无礼,公子宜临城责之。”赵衰曰:“蛟龙失势,公子且宜含忍。”魏准曰:“彼不尽主人之礼,剽掠村落,以助朝夕。”重耳曰:“吾宁忍饿,岂可行盗窃之事乎?”
  是日,公子等忍饥而行,见一伙田夫同饭于陇上。重耳命狐偃问之求食。田夫戏以土块与之。魏准大怒,夺其食器,掷而碎之。重耳亦大怒,将以加鞭。狐偃急止之曰:“土地,国之基也。天假手野人,以土授公子,乃得国之兆,又何怒焉?”重耳果依其言,下车拜受土块。

  再行十余里,饥不能动,乃休于树下。众人采蕨薇煮食,重耳不能下咽。忽见介子推捧肉汤一盂以进,理耳食之而美。食毕,问:“此处何从得肉?”介子推曰:“臣之股肉也。”
  良久,赵衰始至。乃出竹笥中壶食,以献公子。重耳曰:“子不苦饥耶?何不自食?”赵衰对曰:“臣虽饥,岂敢背君而自食?”。重耳叹服。君臣一路觅食一路饥,至于齐国。桓公素闻重耳贤名,以礼待之,择宗室美女妻之。
  留齐七年,桓公逝而诸公子争位,国内大乱。赵衰私议于众曰:“吾等适齐,欲借桓公之力而图国,今齐乱,宜适他国,别作良图。”乃欲进见重耳以言其事。重耳溺爱齐女,不问外事。众人等十日尚不能见。魏准怒曰:“吾等以公子有为,故不惮劳苦。今等十日不能一见,安能成其大事?”狐偃曰:“须诱其出猎,劫其上路。”重耳果从,恍然知之,大骂狐偃。狐偃诈曰:“离齐已百里。齐侯知公子之逃,必发兵来追,不可复也。”重耳勃然,乃夺魏准之戈以剌狐偃。狐偃急忙走避,重耳逐之。赵衰等解劝。重耳投戈于地,恨恨不已。狐偃叩首请罪。赵衰曰:“今日之事,实非狐偃一人,出吾等公议。”魏准亦厉声曰:“大丈夫当努力成名。奈何恋儿女之乐,而不思终身之计耶?”
  适楚。楚成王礼之。一日,出猎。遇一怪兽,危矣,魏准飞奔而去,挥拳连击,兽毙,重耳与楚王安。
  重耳离楚适秦。穆公素闻公子贤,礼数极丰,郊迎以入。欲以秦女许之,而秦女昔为重耳之侄妇。重耳欲辞。赵衰进曰:“无结秦欢,而欲用秦之力以图国,必不可得。”重耳谋于狐偃,狐偃曰:“所谓成大事而不惜小节,可也。”重耳从之,秦晋是以百年之好。
  晋惠公逝而怀公立。赵衰进言:“图国之机至矣,公子宜速成立大业。”忽报晋臣栾盾至,曰:“怀公嗣位即诛老臣,公子图国,盾愿为内应。”重耳喜曰:“事成,汝之首功也。”
  即行,壶叔执破帷残食,爱如珍宝。重耳曰:“吾入晋为君,玉食一方,残物何用之有?”喝教抛于岸。狐偃叹曰:“公子未得富贵,先忘贫贱。他日视我等守患之人如残物,枉费十九年之艰辛,不如辞之。”重耳闻之颇有惭色,垂泪曰:“此乃孤之过也。孤返国,若忘狐氏,当如此壁。”乃取玉壁投河以誓。命重拾残物。时介子推闻重耳与狐偃之誓,笑曰:“公子之归乃天意也,狐偃欲窃为已功。此等贪图宝贵之辈,吾羞与同朝!”
  重耳济黄河,以先轸为帅,魏准为先,破晋城桑泉。一路以先轸运筹帷幄,魏准奋勇当先,又得栾盾内应,驱晋怀公,入晋都曲沃,复国为君,是为晋文公。
  晋惠公余党疑文公欲害之,密谋剌杀文公。是晚,集众于宫外突击。文公正与狐偃商议国事,急驰潜行,离晋入秦。余党未得,亡秦。狐毛曰:“吾弟狐偃与君议事,必往他处,吾等当修复宫室以待主公之归。”魏准曰:“贼臣焚宫弑主,虽逃不远,乞付我一旅之师,追而杀之。”赵衰曰:“甲兵,国之大事,主公不在,谁敢擅动。”
  秦穆公率师以平晋乱,文公回。欲尽诛余党。赵衰谏曰:“惠公怀公以严苛而失人心,君宜更之以宽。”文公从其言,乃颁行大赦。晋文公大行复

声明:本网站所有作品(包括文章、图片)属柏明顿管理咨询集团原创,版权归柏明顿管理咨询集团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,作品如有雷同,纯属抄袭。违反上述声明,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文章采用联系电话:020-38398191

声明:柏明顿管理咨询集团目前旗下公司,分别位于广州、北京和上海。任何以其他地区柏明顿品牌出现的企业均与我集团无关。特此声明!

©2000-2016 柏明顿管理咨询集团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89601号

柏明顿管理咨询集团市场合作QQ:网站合作,申请友情链接

柏明顿管理咨询集团全国统一服务电话:400-6216-088

柏明顿二微码